配资炒股来 低空经济 正蓄势待飞

你的位置:实盘配资盘_十大杠杆炒股指平台_股票配资知识网 > 实盘配资盘 > 配资炒股来 低空经济 正蓄势待飞
配资炒股来 低空经济 正蓄势待飞
发布日期:2024-07-07 15:29    点击次数:99

  前段时间配资炒股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低空经济提升至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高度,这一领域也正在成为许多城市重点关注的“新赛道”。

  那么,你知道低空经济究竟包含哪些内容吗?其全球发展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又将怎样影响人类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呢?

  新兴领域,中国定义

  一提到低空经济,许多人立马就会想到无人机。

  但低空经济并不能和无人机产业画等号。

  根据官方定义,低空经济是以各种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航空器的各类低空飞行活动为牵引,辐射带动相关领域融合发展的综合性经济形态。

  也就是说,低空经济,既包括无人机,也包括有人机。然而,由于技术和安全等条件尚不成熟,低空有人机的商用程度还不高。所以,低空经济的讨论重心还是集中在无人机应用上。

  目前来看,低空经济的先进飞行器主要以垂直起降型飞机与无人驾驶航空器为载体,可依据飞行高度,划分为载人飞行器(1000—6000米)、行业级无人机(120—1000米)、消费级无人机(120米以内)。因此,“低空”一词尚无确切高度定义,可视地区特性和实际需求而定。

  而“经济”一词则反映出该领域不仅涵盖航空器(飞行器)本体的研发、制造和销售,还包括围绕低空飞行的制造、飞行、保障、综合服务等板块。这也使“低空经济”成为继数字经济后又一新兴经济形态。

  “低空经济”一词最早见于2010年4月17日《安阳日报》头版的一篇新闻报道中,此后便多次出现在地方媒体和各类论坛。直到2021年2月,“发展低空经济”首次被纳入国家级规划,这一提法开始更为频繁地出现在各类媒体报道和政策性文件中。

  然而,在英文中,“低空经济”这个概念并没有对应的词组进行表达。用直译的“低空经济”进行数据库搜索后,出现的是“低海拔园林树木培育的经济领域”,与中文理解完全不同。而使用与“低空经济”相近的“低空空域”进行搜索,则未能发现相关研究。

  因此,有专家认为,将低空经济作为一个新经济现象或经济领域进行研究与发展是由中国开创的。

  近年来,随着我国航空制造技术的持续发展和创新融合,新一代低空科技成果进一步压低了低空空域的使用下限,提升了低空空域的使用频次和广度,持续涌现出诸多新成果、新产品和新业态,在这样的新情况面前,人们急需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新概念”。

  也正是在这样的“呼唤”下,“低空经济”成为中国通用航空发展中的新理念,也表达了人们对低空空域资源进行科学配置和管理的期待。

  低空飞行,开启更多场景

  尽管人类进行低空飞行的探索历史十分久远,但低空经济的出现则较晚。18世纪,热气球在法国巴黎试验成功,之后乘坐热气球的游览活动在欧洲迅速发展传播起来,这被看作“低空经济”的开端。

  不过,在20世纪之前,人类进行低空飞行的难度和成本都很大,因此,低空飞行器在民用及经济领域的应用并不广泛。

  直到20世纪80年代,无人机的应用场景才逐步开启。

  在测绘勘探领域,1980年,由西北工业大学研发的多用途无人机D-4试验成功,这款无人机主要用于航空测绘和航空物理探矿,于两年后成功试飞。到1995年,这款无人机开始投入规模生产,为中国民用无人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无人机在农业领域的应用则要等到1983年。当时,日本雅马哈公司接到一项来自日本农林水产省的任务,要求其研发单旋翼无人直升机。四年后,载荷为20千克的无人直升机R-50问世,成为第一款投入农业喷洒实践的无人直升机,大大增强了日本农业的生产效率。

  随后,无人机在气象领域的应用得到重视。1997年,澳大利亚Aerosonde公司研发的最早一款气象无人机——气象侦察兵投入使用。随着无人机技术与气象科学的结合不断深入,美国于2003年成立了世界级的无人机应用中心,自此,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开始用无人机来追踪和监测与热带风暴有关的数据。

  无人机的再次“升级”则到了2010年,法国Parrot公司发布了世界上首款流行的四旋翼无人机——AR.Drone,这款无人机内置了匹配当时所有智能手机的连接模块,十分容易操控。自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投身消费级无人机市场。

  2011年,低空飞行开始有了“人”。这一年,德国飞机制造商制造的多轴飞行器首次完成了载人试飞。

  自此,低空经济的两大载体均已发展成熟,为这一新经济形态链接更多元素、辐射更广领域打下了基础。

  “天空之城”,即将到来

  “天空更加繁忙的一天,不可避免地将要来临。”

  在2023年低空经济发展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樊邦奎的这句话生动而简明地描摹了低空经济的未来图景。

  当前,低空经济的应用场景正在不断拓展,农业生产、城市空中交通、城市管理、跨城交通等领域都处在培育和发展之中。

  在乡村,以新疆的“超级棉田”为例,农民通过应用极飞农业无人机、遥感无人机、农机自驾仪、农业物联网设备及智慧农业管理系统,实施智能水肥一体化管理,能轻松实现了“两个人管理3000亩棉田”。

  在城市,许多不同商圈都已设置无人机“停机坪”,哪怕是在“高峰”时段,消费者们也仅需15分钟,即可在拥堵的城市里拿到从天而降的外卖。仅2023年1至10月,深圳就新开通无人机航线74条,累计开通航线153条,完成载货无人机飞行42.1万架次。

  在山与湖等特殊地理条件下,无人机也可开辟出新的运输路线。在江苏阳澄湖,无人机可以从湖中心起飞,飞到岸边的包装中心,全程只需5分钟,极大地提高了水产品的保鲜程度。安徽省黄山风景区为有效解决山地物资运输难题,运用了大疆运载无人机开辟运输航线,有效缓解了山上山下的物资运输压力。

  而在城市与城市之间,新的交通方式也即将诞生。日前,一款新品飞行器AE200在澳门发布,这款“飞行汽车”可以乘坐5人,有望在2025年前后进行试乘体验。吉利汽车首席科学家郭亮表示,在2030年之前,飞行汽车的相关服务和产品会趋向成熟,将逐渐成为人们日常出行的一部分。“打飞的”或将成为现实。

  据专业人士分析,低空经济蕴含无限可能,在“低空”场景下,我们不仅仅可以建成交通系统,甚至可以搭建或升级工业系统。而随着越来越多应用场景的出现,低空经济也会延展出全新的产业链条配资炒股来,与数字技术、智能技术、数字孪生技术等高新技术相结合,催生出新的发展力量。